您的位置:首頁 > 財經頻道 > 經濟臺>正文

平頂山落馬副市長黃詳利,被稱“好人”卻包養女主播

時間:2017-05-08 10:40:13    來源:民主與法制    瀏覽次數:46    我來說兩句() 字號:TT

  核心提示:貪污、受賄,養情婦,各樣腐敗……平頂山市常務副市長黃祥利的貪腐道路,看似平淡無奇,實則波瀾壯闊。

\

  河南平頂山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黃祥利接受組織審查。圖片來自網絡

  《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 杜濤欣 河南平頂山、鄭州 報道

  4月27日中午,暮春的太陽過早地顯示出盛夏的威嚴,位于河南省平頂山大香山路與祥云路交叉口的河南城建學院大門前,戴著太陽帽的學生歡呼雀躍走出校門,參加校方組織的集體活動。掩映在教學樓中的校園某處,是平頂山市黨委政府領導集中居住的寓所。

  寬闊的學校大門前井然有序,居住在這里的領導們每天都要從這里進進出出。然而,最近從這里出入的副廳級官員又少了一位——大約20天前,平頂山市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黃祥利凌晨時從這里被帶走。

  4月10日,中紀委網站發布了一條反腐消息:經河南省委批準,河南省平頂山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黃祥利(副廳級)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審查。

  “最近一兩年,連續三四個副市長出事,最多時平頂山的副市長空缺三四位,而且廳級干部至今已經有五六位落馬。”知情人士表示,黃祥利落馬之后,平頂山官場或繼續震動。

  凌晨被帶走?

  4月10日早晨,中紀委網站的一則消息,在瞬間刷屏。評論人士紛紛對中紀委早晨發布落馬消息的不尋常舉動進行了解讀。河南省包括平頂山市很多居民對黃祥利的了解是從其落馬的消息傳播開始。

  “黃市長是凌晨被帶走的。”河南城建學院一位保安回憶稱,他早上7點半上班之后,聽到議論,上班時已經得知黃出事的消息。據知情人介紹,黃祥利平時常使用的車有三四輛。黃出事后,原來跟著黃祥利的司機也不見蹤影。

\

  河南城建學院,平頂山市委主要干部的公寓樓位于其中,黃祥利就是從這里被相關部門帶走。記者 杜濤欣/攝

  “黃市長凌晨被帶走,河南省檢察院和平頂山市檢察院都有人在場。”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黃祥利被帶走時恰逢平頂山市兩會召開之際。

  4月10日,平頂山市第十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主席團和秘書長名單中并無黃祥利的名字。

  黃祥利的落馬此前幾乎毫無征兆。媒體公開的黃祥利出現在公眾視野中的時間是3月31日,他在上午和下午分別參加了處置非法集資的會議和官員加強安全生產的會議,這一切都在為即將召開的平頂山兩會做準備。

  4月1日,平頂山市十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七次會議召開。該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副主任和黨組成員及秘書長出席會議。“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黃祥利,副市長鄧志輝,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劉冠華,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劉海奎列席會議。”媒體報道顯示,黃祥利參與了十屆人大的籌備,然而,這條新聞在公開網頁中已無法查詢。

  而黃祥利落馬的消息在4月3日清晨出現,標題為“今晨被查的平頂山常務副市長黃祥利,‘痛’在哪里?”消息來源是“金水河觀瀾”,這是一個由河南日報報業集團主辦的新聞公眾號,其發布的新聞在當地以權威、高端著稱。

  實際上,黃祥利的準確落馬時間至今仍是個謎。

  “又一位農民的兒子”

  “黃市長這人不錯。”門衛對此評價的理由是,市委大院這么多領導,每次開車經過城建學院大門時,“黃市長”總是將車窗搖下,微笑著向門衛打招呼,這個細節讓基層的群眾感到溫暖。

  “黃祥利是典型的農家子弟,他的老母親將近80歲,還用蘆葦席著一圈糧食,家里還常磨面,黃祥利回家時老母親總讓他帶面到單位,黃祥利常向同事夸口:俺家里的面可好吃了。”平頂山市市委一位接近黃祥利的干部沈韜遠(化名)表示,黃祥利原來也是從基層一步一步上來的,比較樸實,在平頂山口碑不算壞。

  《人民的名義》中,就有這么一幕:被證實為“小官巨貪”的趙德漢蹲在地上痛哭懺悔,說自己是“農民的兒子”。這時,陸毅扮演的最高檢反貪總局偵查處處長侯亮平一番怒斥,讓人感覺非常痛快:“你大把大把撈黑錢的時候,怎么沒有想到自己是農民的兒子?中國農民那么倒霉,有你這么個壞兒子!”

  從大學畢業待分配到落馬,黃祥利這個農民的兒子走過了34年。結局又回到農民的兒子,每個人自己都無法預料前途。

  黃祥利是河南省太康縣人,從1982年參加工作開始,長期在河南省太康縣、扶溝縣、鄲城縣工作,長達24年時間都沒有超出周口市轄區的范圍。

  其進入正處級而后到副廳的主要任職分為兩段:尤其是1997年到鄲城縣任職,歷任副書記、代縣長、縣長、書記,至2006年底離開,在鄲城縣將近10年的時間。據鄲城縣委一位干部透露,黃祥利在鄲城縣也搞過大拆大建,特別是在大廣場的建設,新縣委建設和西大街建設上,參與較深。

  2006年6月,黃祥利晉升為副廳級官員,2006年12月擔任平頂山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兼任鄲城縣委書記,之后卸任鄲城縣委書記。

  2012年黃祥利進入平頂山市委常委,繼續任平頂山市副市長,而后任市委統戰部部長職務。2016年9月擔任平頂山市常務副市長,僅僅7個月后落馬。

  “從鄲城縣到平頂山,黃祥利也存在著帶病提拔,包括任職副市長之后,他分管工業、交通、招商等熱門領域,屁股也不干凈。”沈韜遠表示,黃祥利晉升為常委、統戰部長之后,依然管著招商。

  “在統戰部長任上黃特別謹慎,似乎心不在焉,處處謹小慎微。”沈韜遠表示,除了在沿海城市比如上海、廣東、福建等地成立平頂山商會,在市長布局下成立產業協會,基本上無所作為,與主動謀劃工作的前任相比差得很遠。

  “很小心,基本上沒有啥作為,都感覺很突然,感受不到什么民憤。”沈韜遠表示,“黃祥利的評價一般,他的才干在管工業時不算很突出。”

  “黃市長人不錯,很有才,在市委黨校一連講了三個小時。”市委的另外一位干部楊光(化名)對黃祥利印象不錯。平頂山市統戰系統的一位干部講了一個故事:廣東商會來到平頂山參觀,黃祥利幾乎全程陪同,當時因為天氣炎熱要打傘,商人準備為黃祥利打傘時,黃祥利連忙為商人打傘,并開玩笑說:“如果你們為我打傘的照片流到網上,我就該下崗了。”

  一語成讖。黃祥利的照片很少流傳到網上,然而其最終落馬恰與“給商人打傘”相關。

  非法集資迷局

  4月26日,平頂山市委大樓前上百人聚集,這些人是非法集資的受害者,原因與某擔保公司崩盤相關。從2015年以來,億佳、億通等擔保公司負責人相繼跑路。處置非法集資,成為平頂山市委、政府的一個燙手的山芋,多位副市長都經歷了該風波。

  坊間對其落馬最為靠譜的說法之一是,黃祥利與河南億嘉集團非法集資案相關,但并非直接關系。

  最近數年,平頂山的領導層都被非法集資案所困擾,其中最大的一起案件,是億嘉集團非法集資案。“該案被登記的借款數量高達33億元,如果算上循環數額,則超過80個億。”受害者之一劉先生向民主與法制社記者表示。

  億嘉集團橫跨工程建造、房產開發、投資擔保等多個領域。億嘉集團2009年控制了平頂山市新華區中小企業投資擔保公司(原來隸屬于平頂山市新華區,后來被平頂山豫東商會會長單知偉接手,其兄弟單華偉為法人代表),之后官方股份退出。

  億嘉集團老板單知偉據說與黃祥利的淵源頗深。有知情人稱:“單知偉是黃祥利帶到平頂山的。”然而該消息至今無法證實。可以檢索到的信息是,單知偉是周口項城市人,與黃祥利同時成為平頂山市人大代表。

  2011年底,平頂山市周口商會成立。2012年4月,該商會正式登記備案。億嘉集團單知偉當選平頂山市周口商會第一屆會長。

  2012年7月,黃祥利由副市長進入常委,不久后兼任統戰部長。平頂山市工商聯正是黃祥利分管的領域。在此之前,黃祥利分管負責環境保護、交通運輸、工業發展、信息化、工業重點項目建設、發展改革委、市工業和信息化局、市環保局、市交通運輸局(公路局)、市政府外僑辦、市鹽業局、煤鹽化工產業集聚區、高新區管委會、市國資局等重要部門。

  2014年11月,億嘉集團資金鏈斷裂。“政府介入之后,億嘉至少超過2個億的資金抽逃。”劉先生表示,億嘉非法集資案登記的受害者總數超過了1.6萬戶,至今保守估計還有1.2萬多戶。

  2015年12月,單知偉被平頂山市檢察院批捕。

  金融領域的震蕩也伴隨著官場的不平靜。平頂山市成立了處置非法集資工作領導小組。彼時,副市長鄭理負責該項工作。

  2016年1月,平頂山市委常委、副市長王宏景從平頂山調任焦作市擔任常務副市長,僅僅接任40天后的2016年3月,王宏景在常務副市長任上落馬,被媒體稱為“最短命的副市長”。

  2016年4月,鄭理因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當然,鄭理落馬似乎看不到與集資案有什么直接聯系,然而時間關聯實在太近。其后該項工作由黃祥利負責,黃擔任了處置非法集資領導小組組長。

  2016年8月,平頂山市常務副市長王麗與其他兩位副市長一起向平頂山市人大辭去現職,平頂山進入新一輪的換屆準備中。2016年9月,黃祥利擔任平頂山市常務副市長,在當時黨政領導班子中排名第五。

  2016年10月上旬,平頂山市打擊和處置非法集資百日攻堅活動動員會在市行政服務綜合樓召開。會議的主要任務是加快推進打擊和處置非法集資工作,特別是強力推進案件偵辦審理、資產追繳處置、本息剝離及資金兌付等。

  “億嘉集團老板單知偉的落馬,引發了連鎖反應。億嘉公司單知偉為了自保立功,咬出了黃祥利。”某知情人透露,平頂山市檢察院將線索轉給了河南省檢察院。帶走黃祥利的時候省市檢察院都有干警在場。

  知情者透露,億嘉集團集資案發生至今,已經接連數位副市長“落馬”,雖然原因各異,然而高達33億元的欠款缺口,時隔兩年僅僅追回了數千萬元。

  “上級反腐下手穩準狠”

  “黃祥利當縣委書記時就被盯著,有一個開發商向他行賄被盯上,這次被舊事重提。”接近平頂山市委領導層的某知情人士透露,黃祥利被拿下,直接原因是周口籍開發商向黃祥利行賄了一套房產。

  沈韜遠曾經與黃祥利有過親密接觸,他認為不太可能涉及10年前舊事,黃祥利的出事,應該與其管工業時的事情相關,他曾經管過交通,還有一些企業改制。“如果原寶豐縣縣委書記劉書峰出事的時候深挖,也會牽出他。”沈韜遠表示。

  平頂山市委某干部透露,黃祥利的女兒在北京買了一套房子;一個在做高速公路的老鄉,在鄭州開發房地產后,給他送了一套房子,8000多元一平方米,給他卻是1000元一平方米,基本上是白送的。

  “人大政協開會之前,黃祥利被拿下了,人大會的組織者慌得手忙腳亂,上級反腐下手穩準狠。”楊光表示。

  黃祥利在生活作風上也有問題。平頂山市政府干部侯深(化名)透露,黃祥利曾經在鄲城擔任書記時,就有傳言與電視臺女主播丁某有曖昧關系,而其調到平頂山任職后,丁某就到了鄭州。鄭州金水區某會所據稱是黃祥利所開,就是為了支持丁某的“營生”。

  侯深表示,黃祥利在工作上有一套,在生活上很有情趣,隱藏得很深。其實黃祥利出事后,消息在平頂山兩會前正式發布,也蘊含深意。

  平頂山原人大常委會主任薛新生落馬,曾經咬出300余名涉案人員。“薛新生曾經當過常務副市長、組織部長,牽涉人員當然很多,有關聯者惴惴不安。”侯深表示,湛河區原任區委書記丁某自殺,疑涉薛新生案;而黃祥利的落馬,給平頂山帶來什么效應,值得密切關注。

免責聲明:本網發布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的信息,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相關新聞
上海时时最快开奖网站